爱的彩ios

admin

吴比摸到的,自然就是当初石青交给阿扫的声影玉佩——现在坑底下的阿扫和坑上面的事情都是自己的人,既然屈南生想见儿子,那何不用声影玉佩让他见上一见?

反正自己还是一样要入楼查探,只要让卅七戴着玉佩,屈南生不就能见到儿子了么?

虽然不能让他们爷俩直接对话,但也算能够聊以慰藉爹爹的思子之苦了呗?

吴比想罢,一念来到卅七脑中,另一面指示小绿,把石青带到楼外小坪。

“吴仙家别来无恙?”卅七再次感知到了吴比的到来,第一时间打招呼——这忧郁的道姑也没睡觉,如同往常一样站在窗前,望着那虚假的月。

“嗯,楼里面什么情况?羊凝有没有什么动静?”吴比还惦记着过两天羊凝和步真一起下楼一事,迫不及待地问卅七——吴比其实也一直问小绿查探着羊凝的动向,可惜羊凝在收了那株完整的小绿之后还并未带去给陈新看,直到如今,那株魔植物还静静地躺在羊凝神轿的暗格里面,不见天日。

“今天二神仙动用了饕餮法阵之力,向朝灵城传了一封信,并附上了一枚甲等丹药。”卅七仿佛早就知道吴比要问什么,“还把掌管楼内灵元调动的长老气得够呛,说是损耗太大。”

吴比暗自点头,心说冯长老一死,羊凝要想早点知道殷国的答复,的确只余如此一途——总不能亲自去朝灵城一趟吧?不远万里不说,路上还容易出意外。

“信的内容?”

“七儿不知。”卅七略带愧意,“但是朝灵城的回信一到,二神仙的心情好像非常好,一整天都没有打骂我们。”

吴比知道,无论乘鹤楼与殷国的交易是什么内容,结果都是达成了。

“给我密切盯着,还有什么别的事没?他和步真什么时候下来,有说吗?”吴比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,总觉得殷国的动作,很可能会打乱自己的盘计划。

夏天的纯美一天

“虽然没说……但今天二神仙的确到过三神仙那里,查探三神仙的情况。”卅七显然一整天都在盯着羊凝,没有片刻放松,“依七儿所见,三神仙的伤势应该已经足够用药治疗……该当就是这两天,二神仙就会和三神仙一起去坑底取药,吴仙家可要小心。”

“嗯……的确也到时候了。”吴比心说再过不了几天,九里坡和乘鹤楼就要杀过来了——虽然步真只是元婴境七阶,但怎么说也算是乘鹤楼一大战力,羊凝要是想赢,怎么会不先把步真调理好呢?

“今天初几?”吴比每天实在太过忙碌,需要操心的事也的确够多,以至于经常忘记时间。

“今天十三。”卅七应道,吴比透过她的眼睛,看到那假的月亮若隐若现。

得,石芽还剩下一天时间追回水芹、回到栖霞池……不然的话,就也要被搅进这趟浑水了。

满打满算,距离十八子时开战还有五天时间,在这之前,吴比要想办法助许何和余娥回复实力,帮屈南生破境、成为英雄,再调查出这场仙家大战的背后隐情,看会不会与一直萦绕着中州的迷雾有关……

吴比暗自将手中之事列了个优先级,又骂了大爷爷一顿——这老货害得自己少了一个分身,简直跟断条手差不多了。

“吴仙家还要七儿怎么办?”卅七见吴比沉默,于心底问了一句。

要紧事当先,吴比现在对卅七的信任度已经有所提升,忽然想起自己还没问过楼内人的想法——要想让屈南生成英雄的话,楼内的人心自然也不能忽视,能不能成总要先问问再说。

“我问问你,楼里面的人……包括宠姬、内门弟子、还有那些长老们,他们都怎么想的?都觉得乘鹤楼这一战赢定了?没有人不想打吗?”

“这要分开来说……”七儿沉吟片刻,“几位神仙……对楼内人都还算好,除了宠姬中有那么几十人是身不由己、记恨二神仙以外,剩下的都是死心塌地的;至于长老和内门弟子他们……当然会站在乘鹤楼这一边,与之共存亡……”

“毕竟这才是他们的利益所在,绝无妥协之理。”卅七轻轻点出,吴比心说与自己所猜测的大差不差——内门弟子和长老们的人心难以争取,除非真等死到临头,有人救下他们方才可以。

“嗯,知道了,你继续盯着,一旦羊凝要带步真下楼,马上告诉我。”吴比牢记眼前重中之重,未来的计划,总要先度过眼前羊凝的这次突击检查才行,“然后就是有关那甲等丹药和殷国之事……也要时刻留意。”

“七儿明白。”卅七轻轻点头,“吴仙家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今天……我还需要你去一趟陈新那里。”吴比想起了屈南生的愿望。

“去拿丹药吗?”卅七一奇。

“能随便拿吗?借口你随便想吧,总之就是带着声影玉佩,去丹殿绕上一圈便可。”吴比还是没有说出屈天歌的事情。

卅七也没多问,只道吴比是想多了解一下殷国与乘鹤楼的交易,便应了下来:“可是七儿并没有声影玉佩那种宝贝……”

“嗯我知道,我现在带你去拿。”吴比驱动卅七走向楼梯。

二人出楼,来到楼外的一个僻静之处,石青老早等在了那里,脸上还是一脸生气不爽的表情——那是吴比特意叮嘱小绿让它保持的,尽量减少与乘鹤楼弟子之间的沟通。

卅七刚从石青手中接过声影玉佩,一只毛都秃了的老鹤正好路过,怔怔地看着他们。

“它看啥呢?”吴比在二人心里发问。

“哦不必理睬,这老鹤在楼外十几年了,每天都是这样呆愣愣地到处走。”石青不以为意。

“嗯,飞都飞不动了。”卅七心有戚戚。

“都回去吧,记得随时禀报。”吴比最后嘱咐了一句就要离开,却突然感到自己正在被一只野兽狠狠凝视着。

“谁?!”吴比控制卅七左顾右盼,却未在乘鹤楼外发现任何可疑之人。

静心感应之下,吴比才发现那阵凝视并不是在看卅七或者石青,其盯着的,反而是正处在小花身边的、自己的本体……

Next Post

谁有成人版快手

入夜。 手术结束。 “亚当。” 梅雷迪斯主动叫住亚当。 “干什么?” 亚当看向了她。 “你能不能帮我 […]

Subscribe US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