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污污污

admin

“啊——”

道人的声音打破清晨宁静,陆良生唰的一下坐起来,也被他这声给惊到了,下床推开窗棂,栖幽也跟过来探头朝下方看了一眼。

老孙拿着扫帚盯着一堆鸡鸭鱼骨,回头朝窗口站着的书生和女子叉腰吼去一嗓子。

“不叫本道吃饭就罢了,给我留一堆这些东西,什么意思啊?”

呃…..

看着转回去拿着扫帚打扫的道人,陆良生脸上露出愕然,之前孙迎仙回来说了不打扰休息,吃饭别叫他,结果一来二去,吃晚饭时也都忘记了。

这倒是我的错。

书生朝栖幽轻笑两声,回头准备叫上师父,床榻上,小被子歪斜一边,蛤蟆道人大喇喇的趴在那里,舌头都歪斜耷拉在小枕头上面。

陆良生小声唤了一声:“师父?”

蛤蟆闭着眼睛像是还在做梦,短小的四肢动了一下,前后曲起来,蛙蹼舒张奋力又向后划去,舌头都在甩动。

“……水…..好多水…..老夫岂会怕水……游…..快上岸了。”

大抵还在做梦。

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

陆良生放弃叫醒师父的打算,出了房门到楼下,熟门熟路的煮上早饭,抓过一旁三脚摆架上存放的纸鹤,施了法力上去,随后一抛,让它飞去楼上各个房间,叫众人起床。

方才收拾了一下,去外面帮道人,随后一起在打了套拳脚,回到楼里众人正好起来。

蛤蟆道人耷拉着眼睑,睡眼迷蒙的坐在桌上,看着面前的饭食,脑袋一点一啄。

“师父?”

旁边陆良生提醒一声,才回过神来,吃上几口,早饭过后,陆良生之前布置在长安的法阵还需要完善,带上还没睡醒的蛤蟆道人,牵着老驴走出山门。

穿行过人声热闹的长街,出东门后,直接上了骊山,寻到那日黄衣女子指引的山崖附近,刻有法纹的几块岩石有挪动的痕迹,想必是之前杨素动过。

山峦起伏,浮着一层薄薄云雾,陆良生将蛤蟆放去一旁石头上,后者张开蟾嘴打了一个哈欠,盘成一团晒着背上的疙瘩,看着忙碌的徒弟,慢慢阖上眼继续瞌睡。

初秋一来,总有几日是这般状态的。

那边,陆良生没注意师父的状态,抬起的袖口外,手指掐动,地上那几块岩石拖着沉闷的声响,不停的在地上变化位置,拖出错乱的一道道痕迹。

法阵初期困难,可一旦熟悉与何物借法相连,那就相对简单了一些,山、水、人,其中山即为土,引来此方天地灵气催生护阵法力便可……

咔~

身后有枯枝折断的声音,蛤蟆道人睁开眼睛,一个不认识的老妇人挎着篮子过来,粗布衣裙,头上包着皂布头巾,看也不看那边的书生,还有石头上盘着的大蟾,弯腰拨开一层落叶,摘下一颗蘑菇放去篮里,慢吞吞继续寻找。

“良生…..”蛤蟆道人站起来,瞌睡一下都没了。

陆良生自然也看到了,停下施法,拱手朝那老妇人拱手就是一拜。

“良生见过老母……”

“心里就知晓便可,不必说出口。”

老妇人放好蘑菇,扯过上面一张蓝布遮掩好,坐到一块大石上,放去手里的篮子,轻轻捶着膝盖,倒真像七老八十的老人。

“在我家旁边盖东西,得出来看看,那丫头就喜欢帮人,不过念在是你,也就不赶你走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陆良生纵然今非昔比,在这位老妇人面前,终究是有些局促,就算换做是越国公过来,估计腰都要弯道膝盖上贴着,毕竟压在那五行山下的妖猴听到她名字,声音都不敢大声说话。

猴子…..陆良生反应过来,抬起袖口,伸去里面夹出几根浅黄的猴毛。

“那猴王的灵识可以在上面…..不妨放出来与老…..与你说说话。”

老妇人瞥了一眼书生手里拿几撮毛,将身子转了一个方向,“收回去,看着他就来气,你听好,天变还未过,当小心为上。”

说着,撑着双膝起来,将手里的篮子放到石头上,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光秃秃的树枝,拿在手中拄着,朝来时的方向缓缓离开。

“你的篮子……”陆良生提过篮子追上去两步。

踩着落叶沙沙的脚步声里,前走的老妇人没有理会,只有声音传来:“孩子,留给你的,拿回去炖来吃了吧。”

蛤蟆道人眼睛一亮,蟾嘴都不由张开,长舌滑在嘴角,兴奋的叫徒弟将篮子打开,让他看看。

然而,老妇人停下来,微微侧过脸。

“别给那蛤蟆,他劫数还没完,后面还有苦头吃。”

石头上,单脚站立,伸手做出扑出去的蛤蟆顿时僵在原地,看着徒弟手里的篮子,悻悻的收回手,一屁股坐回去,撑着下巴,看着远去的老妇人,蹼头点在脸上。

“小气!”

见到老妇人身影已经看不见,蟾眼一转,趁徒弟拱手躬身不注意,唰的伸出长舌,钻进篮子里,触到一块蘑菇的东西,一卷,拉回口中。

陆良生偏过头来:“师父,你…..”

“她送的,肯定……唔……是好东西……老夫…..唔唔…..可没拿……”

嘴里包大块蘑菇,蛤蟆道人挪动四肢转去一边,云淡风轻的慢慢咀嚼。

转开的同时,空气里,‘啪’的一声,蛤蟆陡然一偏,蟾脸歪斜的都扭曲起来,像是被人打了一个巴掌,沾着唾液的蘑菇牵着丝从口里冲出来,滚落地上,瞬间消失不见。

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

陆良生放下篮子过来,蛤蟆道人撑着爬起,蟾脸一侧露出清晰的小手印,愤愤抱起双蹼坐在石头上。

……没吃上,失败……看来老夫退步了啊。

之后,陆良生将这里的法阵梳理一遍,又去了渭水,可惜水中并未有河神,倒是见到不少附近村寨、乡集的百姓锯着梁木,砌砖搭瓦的修剪一座庙宇,去问了才知道,是座龙王庙,想来是给老蛟盖的。

蛤蟆道人爬在书生肩头,还想着之前的事,最终还是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。

“先补一个觉,睡醒再说。”

趴去的肩头,陆良生看了会儿那边的繁忙,离开继续做自己的事,做完一切已经是下午时分,回到观里,众人懒洋洋的搬了几张椅子摆在檐外,舒服的晒着太阳。

道人占了两张椅子,伸着两条腿交叠,翻着承云门那边弄来的手抄本,指尖沾了一下口水,翻去一页时,见到陆良生牵着老驴回来,随意打了声招呼。

“对了,老陆,刚刚宫里那位皇帝老儿,遣人过来叫你去宫里一趟,好像是什么将军凯旋。”

xiazaitxt

Next Post

蘑菇app最新版下载

“唉!”杜龙摇头轻叹道:“我杜龙可不是言而无信之人,既然说过许多次,对这个狗屁帝位没任何兴趣,就绝对 […]

Subscribe US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