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一抖音

admin

福建路铜盘岛西南某处海湾

海湾较大,海水较深,可停泊大型船只。同时在海湾之中,还可观察到铜盘岛的一切动静,不过是只可远观,而不可近视。

此日深夜,这个海湾之中停泊着数十艘大大小小的战舰,远远望去,朦朦胧胧、若隐若现的,随着海浪上下起伏。

战舰之上没有任何灯火,且无任何声音,靠近之后,竖起耳朵才能够听到一艘大船之上有一些说话声。

“李知州,末将以为不用如此的大费周折,只需大兵压上,末将有把握全取贼岛。”泉州大宋武威舟师指挥使章阚看着夜色之中的铜盘岛对泉州知州、泉州兵马都监李三坚说道。

斩草还需除根,泉州军在福建路禁军支援之下,一举击败了来犯的东海诸海寇,令对方损兵折将,损失惨重,因此泉州军乘胜追击,欲一举攻取铜盘岛,永绝后患。

泉州一役之后,铜盘岛铜山寨损兵折将、士气低落,战船折损大半,剩下的船只也已是几乎无法出海了,如此,无法与泉州武威舟师相杭衡了。

濒临大海之地,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,缺乏船只就是大事去矣,也就失去了战事之主动。

因此此时泉州军强行攻打铜山寨,铜山寨断无存活的道理。不过因海寇在此地经营多年,泉州军若是强攻,必将会付出一定代价的。

“贼寨日暮途穷,苟延残喘而已,对此本官岂有不知?”李三坚也同样是看着夜色沉沉的铜山寨说道:“但是敢之,想必你已经看到了,贼岛水路蜿蜒曲折,一些狭窄之处仅容一条船通过,且不能是太大的船,我舟师如‘扬威’如此这般的大船是无法深入岛内的。且岛内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形,我等却是不甚了解,听说岛内溶穴无数,贼子皆以穴据守,如此就冒然攻入,必将会使我泉州仅蒙受不必要的损失啊。”

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海。”章阚说道:“李知州,大败之余,贼寇人心散乱、士气不振,且疏于防范,此刻若我大军出支奇兵,必会收到奇效。”

“章军主所言大是。”军中骁将,冯魁之子冯漳接话道:“李知州、章军主,给某一支兵马,小将愿为先锋攻破贼寨,擒杀贼首。”

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

石湖水寨战死的老将冯魁共有三子,长子、次子皆为手无缚鸡之力之人,只有其第三子是武勇过人,一直是随父从军。

石湖水寨被海寇攻破之时,二十余岁的冯漳并不在水寨,因此才幸免于难。

冯魁被海贼所杀,冯漳岂不悲愤交加?冯漳是是目眦尽裂,恨不得立刻就杀进贼寨,拿住贼首,将其千刀万剐。

就算如此,冯漳犹不解恨也!

冯漳因此次泉州之战中作战英勇,已经被提升为了泉州武威舟师的一名都头。

“你慌什么?”李三坚呵斥了冯漳一句后,拍了拍冯漳的肩膀叹道:“汝父之仇,早晚必报,又何必急于一时?”

一名小小的都头竟敢插嘴泉州知州与他人的对话,这本身就是一条罪名,可李三坚怜其父为国捐躯,并且爱其勇,因此才不以为忤,对冯漳和颜悦色的。

“下去!”章阚瞪了冯漳一眼道。

冯漳无奈,诺诺而退。

“兵出险招?”李三坚接着对章阚说道:“兵出险招,需有本钱方可,我泉州军本钱实已不多也,折损一名,本官也是心痛。况且他们皆为爹娘生养的,哪一个不是爹娘的心头肉?能够。。。能够少些伤亡就少些伤亡罢。”

章阚闻言暗暗的摇了摇头。

慈不掌兵,这是作为一名军中统帅最起码的。

李三坚此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过心慈手软,应该说是对自己手下军兵是心慈手软,所谓爱兵如子,大概说的就是他吧,章阚心中暗道。

李三坚亲自动手杀敌,这是有目共睹的,对待贼军李三坚其实并非如此。

可对待自己人太过心软,又如何能够杀敌?

战争是残酷的,没有不死人的,害怕死人而不敢用兵,如何能够上阵厮杀?

“可是。。。可是李知州。”章阚未再说话,武威舟师部将司马威开口问道:“李知州言有贼子内应献寨,可此人是否可靠?若是有何纰漏,事情岂不是更加难以意料?也许我大军折损将会是更加严重,甚至会落败。”

司马威的问题,其实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虑,包括李三坚。

顾龙云父子献寨降宋军,可此计若是贼子的计谋,将宋军诓至寨中,再设下埋伏,岂不是大事不妙了?宋军由此而战败,损兵折将,海贼由此而声势大振,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均有可能发生。

其实对于李三坚来说也是个艰难的选择。

不信顾龙云等人,那么宋军必将会是强行攻寨,而强行攻寨必然会折损一些人马,若是相信顾龙云等人之言,那么就如司马威所言,也许是海贼之计。

于是李三坚沉吟良久之后,开口说道:“顾龙云此人虽也为贼寇,但其家族却在岸上,明面上与其家族断绝了往来,其实背地里却是藕断丝连的,因此本官相信自己的判断,那就是此人不可能以其家人为赌注,这个世上能够无情无义到了不顾家人之地步的人,毕竟还是为少数的。”

李三坚还有一个选择相信顾龙云的理由还有一个,那就是龙灵香。

龙灵香为顾龙云的亲家,与顾龙云也是多年的老相识了,那么此事几乎就是由龙灵香担保了,若是顾龙云背信弃义,那么李三坚绝轻饶不了龙灵香。

武威舟师将领郑泰闻言暗暗摇了摇头,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的。

李三坚等人不是海贼,也没做过贼,可郑泰却是不同,郑泰是贼窝里出来的,是被宋招安的贼寇,而在贼窝里讨生活之人,早已是变得六亲不认了,如此之人,还有何信义可言?

“若真是。。。若此人真的背信弃义。。。”李三坚又望着夜色之中的铜山寨,几乎不敢继续想下去了,良久之后才对章阚说道:“我等还需做些万全之准备啊。”

“末将遵令!”章阚愁眉苦脸的应道。

说起来容易,可做起来却是难啊,章阚心中暗道,除了细细观察,小心谨慎,就如摸着石头过河之外,是别无他法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铜山寨之内

“二头领,你。。。。。如何在这里?大头领。。。大王在吗?”

今日夜里,是顾龙云父子与李三坚约定的攻取铜山寨之日,顾龙云父子当然做了许多准备,可最为关键的还是在铜山寨大头领谢怀忠身上。

顾龙云为打探谢怀忠的动向,于是前去谢怀忠的居所去见他,可却是一头撞上了自谢怀忠居所出来的山寨二头领费景阳。

顾龙云心中有些慌张,心里似乎有个小鹿般的在心中乱撞。

顾龙云其实不惧谢怀忠,谢怀忠不过是个刚愎自用的匹夫而已,顾龙云独惧面前的这位,足智多谋,山寨军师费景阳。

“在里面。。。不过。。。”费景阳看了顾龙云一眼,其后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“不过怎样?”顾龙云拼命稳住自己的心神,努力以平和的语态问道。

要知道在费景阳面前但凡露出一丝马脚,就会被他察觉的。

“颓废荒废,自暴自弃,何至于此啊?此刻他。。。他已烂醉如泥,哥哥还是不必进去了。”费景阳叹道:“哎,不说他了,哥哥,请陪我四处走走吧。”

谢怀忠自逃回铜山寨之后,即借酒浇愁,整日里与众美小娘混在一起,不理山寨之事,不是费景阳全力操持,山寨早就散伙了。

就是这样,也是有不少人弃山寨而去,逃之夭夭了。

费景阳还不能相劝,费景阳一旦开口相劝,谢怀忠即将失败的罪责怪在了费景阳的身上。

费景阳是有言难说,有口难辩。

“嗯,二头领有此雅兴,哥哥岂有不从之理?”顾龙云闻言心中暗喜,慌忙说道。

“去那边。。。”费景阳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,指着寨中水门说道。

“二头领请。。。”顾龙云此刻心中又如打鼓一般,慌忙应道。

山寨水门为进入山寨的必经之路,是顾龙云与宋军约定的入寨之地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“寨中人心离散,弃寨者甚多,小弟此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矣,不知哥哥对此有何话说?”费景阳站在高高的水门之上,看着夜色中风平浪静的海面问向顾龙云道。

“二头领。。。这。。。这不过是我山寨一时之挫而已,他日我山寨必能重振威风?”顾龙云想了想后答道。

“说实话,不必如此的搪塞于我,顾三哥,你是不是也有如此想法啊?”费景阳转头看着顾龙云问道。

顾龙云闻言顿时汗如雨下,背心处几乎都被汗水打湿了。

Next Post

色情视频软件

李墨已经挑选了数十块含玉的原石了,扭头看去,江曼与曹洛水在一旁看着切割师傅切玉,目不转睛。 “桄榔! […]

Subscribe US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