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丝瓜向日葵黄瓜榴莲

admin

圣女是属于光明神的,身心都要保持纯洁忠诚。

莱斯大公面露苦涩,可有什么办法,被光明神选中,是莫大的荣幸,整个家族的荣耀。

他叹了口气,转身走到书架前,从中抽出一本并不显眼的羊皮书。随即,就看到书架从中间分开,一扇跟墙壁同等颜色的小门出现在眼前。

莱斯大公打开门,里面并不漆黑,有昏暗的光。

“走吧。”

两人顺着楼梯走下,不多一会儿,就到底了。

是一个小房间。

房间中央摆着一张书桌,桌子上堆着些羊皮卷。

靠墙便是一排深棕色的格子架,每一格都摆着东西,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收藏的各种宝贝。

思如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,都是为别人准备的,早晚便宜了外人,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不过……

莱斯大公走到书桌边,伸手握住桌上银制的烛台,用力一扭,只听到一声闷响,墙壁上出现一个小窗口,里面放着一只长条状的盒子。

昨日是夏天明天是冬天

思如表情未变。

呵,根本就不值得惊讶好么。

都是使用魔法的,打个响指就有光,再不济,偌大一个公爵府连颗夜明珠都没有吗。

照明还用烛台,明火。

想想都觉得讽刺呀,天道为了让林希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古卷,真的是煞费苦心呐。

而且,还藏在墙壁里。

思如嘴角抽了抽,能不能有点创意,如此弱智,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

莱斯大公一脸恭敬的把盒子请出来,双手奉起。

盒子颜色深棕色,一尘不染,上面刻着精美的图案,是一只老鹰嘴里叼着朵玫瑰花,栩栩如生。

恩,这是莱斯家族的族徽。

他把盒子轻轻的放在书桌上,并没有马上打开,而是叹了一口气,说道,“上古时期,最后一次仙魔大战,人类侥幸胜利,但也损失惨重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这张光系魔法的终卷,就是咱们莱斯家族的老祖宗拼死护下的,只可惜,另外两卷被魔族夺走了。”

正因如此,没有前面的铺陈,这终卷也无法修炼。

会走火入魔。

看着思如,“你确定还要修炼这魔法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思如毫不犹豫的回答道。

安妮的心愿是要拯救世界,而光系魔法便是对抗魔族最好的武器,至于另外两卷,无需担心,该是她的始终跑不掉,若不是,那就抢。

莱斯大公心里很复杂,他轻轻的抚摸着盒子,沿着上面的花纹,不知道为什么,并不想把这里面的东西交给思如,总觉得她不是继承人。

可如果莱斯家族天赋惊人的嫡亲孙女都算不上的话,还有谁。

“怎么了?”

就听思如疑惑的问道。

他摇头,慢慢的把盒子打开,就这么一个动作,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满头大汗。

盒子里,是一张看起来特别陈旧的羊皮卷。

恩,上面还放着一柄很普通的魔法权杖,就连顶上的水晶石都很小,没什么特色。

但思如知道,这柄魔法杖威力巨大不容小觑。

莱斯大公把权杖拿起来,注入魔法,然而权杖并没有任何反应,毫无生气跟死的一样。

“唉。”

思如嗤笑一声,“老头儿你好没用,果真是老了,连根破木头都不把你放在眼里了。”

摇头道,“人不服老不行呀。”

这欠揍的语气配上她那一脸的嘲讽,莱斯大公气得满面通红,舍不得拿权杖出气,瞪着思如,“死丫头嘴巴毒,你有本事你来试试。”

呼哧的喘着气。

但一说完就后悔了,可思如已经把权杖接过去了。

“试就试。”

并没有马上注入魔力,而是拿着翻来覆去的看。仿佛手里的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只是个普通物件。

莱斯大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“你小心,别摔了。”

思如心头冷笑,就这破玩意儿,命硬着呢,没等到天定之人,把地上砸个坑都摔不坏。

“估摸着你也不行,还是还我吧。”省的弄坏了。

思如皱眉,“不。”

自言自语道,“这杖柄乌漆麻黑的,也不知道好不好烧,反正留着也没用,不如试试。”

说着,就点火。

莱斯大公都懵了,“你干啥。”下意识就要把权杖抢过来,思如退后一步,面无表情,“这玩意儿若是没反应,连根普通的魔法杖都不如,呵,既然是废物,留着有何用。”

还占地方。

到时候被宿敌夺去了,就是人家对付自己的武器。

叛徒。

不如一早就折断,谁也得不到,谁也别惦记。

她目光里闪过一抹冷意,手心有白色的光。

像是感觉到了危险,权杖开始轻微的颤抖。

但思如并未在意,她手心里的白光越发灼热,莱斯大公都着急了,“安妮·莱斯你敢!”

直呼全名了。

思如挑眉,她有什么不敢的,这玩意儿不忠诚,墙头草,等见到了林希,分分钟叛变。

留着……

好吧是可以暂且留着,可该有的威慑不能少。

她嘴角勾起,表情恶意满满,杖柄已经弯出了一个弧度,就在莱斯大公手里的魔法要拍出来的时候,权杖顶上的水晶突然亮了。

莱斯大公:……

眨了眨眼睛,错觉吧,他好像看见权杖有反应了。

就听思如惊讶道,“呀,我还以为你骗我呢,原来这权杖真的还能用呀。”只不过有点贱。

吃硬不吃软。

不过无所谓,有弱点就行。

思如抬起头,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,“老头儿,我说得没错,你真的是老了呐。”

莱斯大公还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,他完全震惊在宝贝权杖被点亮的事情中,也顾不得思如的嘲讽,忙把权杖抢过去,口中喃喃道,“真亮了,真的亮了。”

注入魔力,然而,权杖再无反应。

他一脸失望,又试了几次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难道这破玩意儿是要认人的,他的颜值也很不错呀。

默默的看了眼旁边白得发光的孙女,好吧,跟年轻小姑娘比,他脸上是有岁月的痕迹了。

思如微笑,“这权杖注定是我的了。”

权杖:……

瑟瑟发抖,呵,它可以拒绝吗。落到这个女的手里,总感觉未来堪忧呀。

Next Post

樱桃视频入口网址

“哪怕是世界毁灭,天地崩溃,亲人去世,都无法影响到这个人的状态,处于一种纯粹的永恒状态,永远都不会改 […]

Subscribe US Now